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价格行情 > 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

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

2023-10-12价格行情536

蓑衣网小编整了加密货币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内容供大家阅读,下面就跟随蓑衣网小编一起了解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

除了被提及与Alameda的关系外,Trabucco没有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很可能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

原文作者:Jaleel,BlockBeats

SBF 审判案进入了第二周,面临着多项严峻的刑事指控,这场审判牵扯出一系列内幕交易和资金挪用的细节, 也让三名关键证人再度聚首。

作为 FTX FTX FTX.com是由交易员打造,为交易员建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因流动性危机所造成的挤兑,2022年11月FTX申请破产。 查看更多 联合创始人和 SBF 的左右手,Gary Wang 深得 SBF 的信任,但时至今日却在法庭上明确表示希望通过认罪并配合调查来避免入狱,虽然联邦检察官没有向他做出任何保证。除了 Gary Wang 这位证人外,FTX 案件的关键人物和待定证人还有 Alameda Research 前联合首席执行官 Trabucco,他在 FTX 出事前的三个月离职而巧妙地躲过了这场「灾难」。

在审判推进过程中, 这三人曾经的友谊已经不复存在。他们的证词将成为决定 SBF 命运的关键。

FTX 前联合创始人 Gary Wang 作为出庭证人,作为第一个全天证人证词,在审判期间,Gary Wang 的证词总引起时常低头不语的 SBF 的密切关注,肢体语言发生不自然的动作。

「SBF 曾允许 Alameda 无限提取资金;早在 2019 年 Alameda 窃取客户资金的功能就已被植入 FTX 系统;FTX 公布的保险基金余额是由一个随机数生成器产生的……」Gary Wang 爆的每一个料,都猛得如同深水炸弹。

在知道 Gary Wang 和 Trabucco 都位列证人席时,SBF 双手摩擦着眼睛,回忆不免追溯到了十三年前,三人相识于高中数学营。

三位天才少年在高中精英数学营相遇

2010 年,Mount Holyoke 学院举办的为期五周的数学夏令营,麻省理工学院当时正在为数学竞赛进行培训,这些竞赛后来有助于三人在 2011 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学项目,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数学项目之一。

三位数学天才少年:SBF、Gary Wang 和 Trabucco 就在这里第一次正式相遇。

不止是 SBF,Trabucco 也常常回忆起这一段惺惺相惜的少年时光,在 2020 年的一次采访中 Trabucco 回忆说,数学竞赛帮助建立了他作为交易者所需的快速思维,而他的挚友 SBF 在数学营期间几乎没有睡觉。

这个勤奋的品质,一直保留到了在 FTX 的创业过程中,我们都知道在创业期间 SBF 每天只睡 4 小时,在办公室过夜是「家常便饭」。

在 Alameda 办公室的 SBF,图源来自网络

重聚麻省理工,三人的关系更加紧密

因为数学营和数学竞赛的好成绩,三人都顺利进入了麻省理工学院(MIT),Trabucco 攻读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在这里了解到了比特币,并通过担任本科数学协会主席展示了他的领导才能。

SBF 攻读物理学学士学位,辅修数学。在校期间除了专注学习外,SBF 还参与了各类学生团体工作,在学校里加入了一个名为「Epsilon Theta」的兄弟会组织,该组织大约有 20 人,经常会在大学里举行各种派对,比如喝酒、解谜题、玩棋盘游戏等。

在麻省理工学院期间,SBF 与 Gary Wang 成为了室友,也与 Trabucco 重新建立了联系,进一步加强了他们的关系,三人的情谊更加紧密。

Gary Wang(左三)、SBF(右三)图源:Bloomberg

2013 年,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Trabucco 在量化交易公司 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 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 SIG 是一家全球量化交易公司,以创业思维和严谨的分析决策方法创立。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自营交易公司之一,我们自担风险交易自有资金。我们是交易几乎所有上市金融产品和资产类别的专家,重点是衍生品,每天在全球交易所处理数百万笔交易。虽然我们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很广,但我们的交易柜台高度专业化,可以深入了解每种产品的独特驱动因素。我们在概率思维和博弈论方面的专业知识,加上我们对信号检测和低延迟性能的关注,使 SIG 成为全球领先的做市商之一。通过为买卖双方提供流动性和确保有竞争力的价格,SIG 在金融市场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查看更多 ,LLP 工作了两年,负责处理债券交易所交易基金。Gary Wang 获得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学位之后,曾一度供职于谷歌。而 SBF 就职于 Bankman-Fried 在自营交易公司 Jane Street Jane Street Jane Street 是一家全球流动性提供商和交易公司,利用复杂的定量分析和对市场机制的深刻理解来帮助保持价格的一致和可靠。 查看更多 Capital,交易国际 ETF,在这里工作了四年后,SBF 转到了有效利他主义中心(Centre for Effective Altruism CEA) 担任发展总监。

兜兜转转六年后,因 Alameda 和 FTX 回归

2017 年 11 月,在 Jaan Tallinn 和慈善家 Luke Ding 的资助下,SBF 和 CEA 的 Tara Mac Aulay 共同创立了量化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那时 Alameda 每天在加密货币市场上流动的交易数超过数十亿美元。

也是在这一年,Trabucco 离开量化交易公司 Susquehanna,也开始交易加密货币,并与在旧金山创办 Alameda 的 SBF 重新联系。2018 年初,SBF 确定了自己的交易策略,利用日本与美国的比特币价差套利,每天收入高达 2500 万美元。在参加了 2018 年底在澳门举行的加密货币会议后,SBF 来到了香港,并于 2019 年 4 月创立了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

2019 年,三位数学天才少年早已完成了蜕变。Gary Wang 头顶 FTX 联创和 CTO 头衔,Trabucco 也加入了 Alameda 担任交易员,在麻省理工毕业的六年后,他们因 Alameda 和 FTX 的诞生而聚首回归。

众所周知 Caroline 是 Alameda 的首席执行官,也与 SBF 有着亲密关系。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 Caroline 曾表示见证过三人的友谊:「我见到了 SBF 的密友 Nishad Singh、Gary Wang,以及不久之后加入的 Sam Trabucco。他们都与 SBF 一起担任行政职务,对有效利他主义也有着共同的兴趣。

在 FTX 工作期间,Gary Wang 行事一直非常低调。四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Gary Wang 的前同事曾坦言,Gary Wang 是一个沉默寡言且沉迷于编程的人。一位熟悉 Alameda 和 FTX 业务的消息人士表示:「以雇员的角度来看,Gary 总是非常疏远,他通常不会出现在办公室。」「他喜欢在家工作,他几乎是唯一一个可以在家工作的人。其他人总是不得不呆在办公室里,Gary 总是例外。」

拥有净资产近 50 亿美元的 Gary Wang 非常保护自己的身份,可见的照片只有一张背影,入选福布斯 400 强净资产时也没有被找到任何正脸图,直到去年被捕后,他的样貌才被大家熟知。

与 Gary Wang 的低调不同,据多方报道,这个数学模型评估风险定量分析交易员出身的 Trabucco,在私下里是一个狂热的扑克爱好者和赌徒。他公开吹嘘自己曾因技术高超在二十一点桌上数牌被三家赌场被禁止入内。Trabucco 还曾在 2021 年 1 月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在交易中运用扑克和赌场策略:「把它做好是一个扑克术语,指的是当你的赔率最好时...... 你想下更多的赌注」。

这确实与他在 Alameda 的交易风格一脉相承。作为一名量化交易员, Trabucco 在 Alameda 推行高风险的加密交易。

除此之外,Trabucco 还是个填字游戏构建爱好者,他一直是《纽约时报》填字游戏的构造者。据此前一期 FTX 播客的内容,截止 2020 年 Trabucco 在《纽约时报》所有填字游戏构造者排名中位列第八。

Sam Trabucco 社交媒体,图源来自网络

一名前员工表示, Trabucco 私下是一个保守的人, 但在 Alameda 工作时十分投入。但他对交易、数据和策略游戏等方面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Trabucco 这样的兴趣爱好和工作方式, 与 FTX 创始人 SBF 有许多相似之处。两人都信奉高风险的交易理念, 也热衷各种智力游戏,这似乎也奠定了他们的合作关系, 2021 年 10 月 Trabucco 被任命为 Alameda 联合首席执行官,与 Caroline 一起带领 Alameda。「对我们来说,有两个人可以为事情承担最终责任是好事。」Caroline 曾这么说道。

2020 年,Trebucco 以 500, 000 美元的价格在缅因州威尔斯购买了一套四居室的房子,据爆料称他的父母现在住在那里。第二年他又在旧金山以近 90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套 3, 800 平方英尺的豪华公寓,这座公寓可以看到金门大桥。

在上一个重要路口走散

好景不长,三人聚首回归后没多久, 2022 年 8 月 25 日,Trebucco 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篇名为「happiness」的长推告别 Alameda。

「去年,SBF 宣布 Caroline 和我担任 Alameda 的联合首席执行官时,我们的目标是使头衔符合现实——我们两个担任首席执行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希望我们的外部形象能反映我们做到了这一点。」他表示自己已到了某个人生阶段,必须优先考虑其他事情,无法再在 Alameda 拥有强大的日常业务,Caroline 将继续担任唯一的首席执行官,而自己则作为顾问继续陪伴 Alameda。

「Alameda 是我一生中最具成长性的时光」

「Alameda 是一个很棒的地方,我们在这里解决的问题仍然是我所知道的最有趣的,团队仍然是我所知道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团队。这是一个很好的环境,有很多事情要做,工作很容易成为你的生活,很长一段时间,我喜欢它。多年来,我想不出有什么比把我自己交给 Alameda 更有价值的事情了。老实说,成为其中的一员是一种刺激,尽管很困难,很累,很消耗。

我在 Alameda 的时光是我一生中最具成长性的时光。我学会了如何思考,我发现了我能把自己推多远,我得到了与终生朋友一起在战壕里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并且我们经常获胜。我会想念这一切——我真的会想念。」

在担任 Alameda 联合首席执行官的第十个月选择了离开,虽然不舍,但 Trebucco 觉得很高兴,「最近我真的很开心,花了很多时间旅行,拜访朋友和家人,研究我自己等等。我还买了一艘船,这很酷。我需要放松,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

FTX 破产申请表文件,图源来自网络

2022 年 3 月,Alameda 曾向美国游艇集团进行了 251 万美元的交易,购买了一艘 52 英尺长的游艇,这笔记录在破产申请表中有所显示。

Sam Trabucco 在游艇上(右图),图源来自网络

驾驶着这艘名为「Soak My Deck」的游艇,在之后几个月里,Trebucco 开始了自己的海航之旅。

2022 年 11 月发生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消息爆出 FTX 客户资金被挪用到 AlamedaResearch 的丑闻, 导致 FTX 出现严重资金短缺。

在为期三天的时间里,Alameda Research 持有的资产的市场价值急剧下降,留下了极大的资金缺口。与此同时,FTX 出现了挤兑的情况。CZ 出售了他所持有的 FTT 代币(Alameda Research 大量持有 FTT),之后几日大约每天有 40 亿美元的客户提款。

「那艘更大的游艇沉落了」

11 月 12 日,FTX 申请破产重组,那艘比 Trebucco 拥有的更大游艇沉落了,对加密市场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时至今日行业仍处于 FTX 暴雷的影响和阴影之下。

SBF 根据自己的记忆对事件进行了描述,表示自己没有在经营 Alameda,并不完全了解关键事件:「我在 2017 年创办了 Alameda Research,这是一家私人加密货币交易公司。在 2019 年我创办了 FTX International,这是一家为非美国人服务的非美国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那时我开始从 Alameda Research 的角色中过渡到 FTX。我在 2020 年创办了 FTX.US,一个确实接受美国用户的美国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在还原 2021-2022 年的事件时,我依靠的是记忆和推断,因为在许多关键事件发生时,我并不完全了解这些事件,而且现在也无法获得相关数据,让我能够确认或否定我此时的猜测。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没有在经营 Alameda Research。

在那次暴跌之后,据我所知,Alameda 有大约 110 亿美元的资产和大约 110 亿美元的负债,包括其在 FTX 的头寸。然而,许多资产的流动性并不强,无法迅速出售。我认为大约有 30 亿美元的资产是高流动性的,留下了大约 80 亿美元的流动资金缺口。

这给 FTX 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并迫使该交易所需要向持有头寸的客户追加保证金。Alameda Research 无法为其追加保证金提供足够的流动资产,因此对 FTX International 违约,FTX International 也从而无法满足客户的提款要求。」

SBF 被带上法庭,图源来自网络

2022 年 12 月,SBF 在巴哈马被捕。在被捕前的几天,SBF 在采访过程中表示后悔出事后的那段时间在媒体面前消失,本可以做更多的。他不断强调自己很懊悔,重复表示「我搞砸了」,表明自己想要「积极解决客户的问题」。一直自称是「有效利他主义」追随者的 SBF,表示仍在试图做对世界未来有利的事情,对自己搞砸了事情深感遗憾。

在 FTX 破产前全身而退的男人

Trabucco 离职的时间点十分巧妙,就在 SBF 的加密帝国申请破产并损失了 80 亿美元客户资金的两个多月前,幸运得成为了在 FTX 破产前全身而退的男人。

而一直坚守在 Alameda 的另一位首席执行官 Caroline 就没这么幸运了,受到了许多加密货币支持者的猛烈抨击,指责她是 Alameda 垮台的罪魁祸首。不过在尖刻的批评中,也出现了一批为她辩解的人。

Caroline 的一位支持者称,许多为 Caroline 辩护的人都聚集在由计算机科学家 Curtis Yarvin 创建的点对点平台 Urbit 上,他们认为 Caroline 是替罪羊,并声称前 Trabucco 才是 Alameda 内部崩溃的幕后黑手。

根据南森研究员 Niklas Polk 的说法:「FTX 为救助 Alameda 而提供的潜在贷款,很可能是对 Alameda 当时遭受重大损失和/或流动性非常缺乏的回应。」「我们的数据点表明,这样的贷款可能早在 6 月份 3AC 倒闭时就发生了,时间大约在 Trabucco 辞职前两个月。」Niklas Polk 补充道。

网友「梗图」暗示 Sam Trabucco 在 FTX 案中「隔岸观火」,图源来自网络

Trabucco 对此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在 FTX 一片混乱中 Trabucco 曾在推特上发布了两条相关推文:

11 月 6 日,Trabucco 转发了 Caroline 的一条推文附上自己的话:「CZ 如果你想尽量减少市场对你的 FTT 销售的影响,Alameda 今天会很乐意以 22 美元的价格从你那里买下这一切!」两天后 11 月 8 日,Trabucco 在推特上写道:「对每个人来说都非常爱——我相信过去几天对许多人来说是黑暗的,我希望前方的道路更加光明。」

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

自那之后,Trabucco 消失在人海,再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不论是网络还是现实。

「房间里最聪明的人」,Trabucco 在哪里?

有社区成员在社交媒体寻找他的踪迹,频频发问「Where is Trabucco?」甚至发出了悬赏。

Rainbow Rainbow 以太坊钱包的移动应用程序,用于管理您的资产 查看更多 Runner(@RRunner 144 )表示:「友情提醒,Trabucco 仍然可以在您通过 FTX 庞氏骗局付费的游艇上免费行走和航行。凡能找到一艘 53 英尺 Suenos 且船体编号为 VHS 5 3A 3 JK 122 的人即可获得奖励积分,我间接支付了这艘船的费用,并且很高兴知道它在哪里。」

但也有人指出,除了简短提及他与 Alameda 的关系外,Trabucco 没有在任何官方起诉书中被点名,也没有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或许他早与联邦调查局合作了,并且很可能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

加密 KOL IamNomad(@IamNomad)在社交媒体表示:「Trabucco 是一名举报人,受到美国官方的保护。请证明我是错的。」

最近在Riddit 也有一帖在问候 Trabucco 的下落,下面也有不少人的评论有相同看法。

ID 名为「btc_clueless」的网友说:「我以为他是第一个提出作证指控 SBF 的人。他的鞋子上的污垢最少:在狗屎撞到风扇之前提前离开了 FTX,而且他从来都不是核心圈子的一部分。一定知道 Alameda 在 FTX 上有无限的信用额度。或者也许他不知道扩展事件,因为在 Luna 崩溃之前 Alameda 流动性很好,不需要深入挖掘 FTX 用户资金?有很多未知数。」

ID 名为「DrinkYourWater 69 」的网友也猜测到:「他可能在某个不起眼的岛屿。我敢打赌,他很早就翻脸了,告诉联邦调查局他所知道的一切,以保护自己并获得很多好处。」

但不管是「He knew EVERYTHING but was willing to walk away」还是早就与联邦调查局合作,这个擅长制作填字游戏的狂热爱好者拥有走一步看十步的能力,显然是 FTX 和 Alameda 这个房间里最聪明的人。还有社区成员指出「Soak My Deck」这个游艇名字的命名,就是这个填字爱好者已经知道 FTX 和 Alameda 有问题时的暗示。

「如果要说我在 Alameda 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这对我来说是正确的。」从 Alameda 离职时 Trabucco 曾经这么说道,这一次 SBF 审判案,Trabucco 位列证人席,但暂未出庭。

对薄公堂后,终将走向各自的失落

在 SBF 被捕的 9 个月零 20 天后,于当地时间 10 月 3 日出庭受审,检察官将指控其蓄意欺骗客户和商业合作伙伴,包括内部文件和录音内容等证据有数千页。

SBF 审判案的首周,Gary Wang 扮演了最重要的证人,给出了不少证词。2022 年 12 月就已认罪的 Gary Wang,承认电汇、商品、证券诈欺等罪刑,最高可能面临 50 年监禁。只能通过在法庭上配合调查换取避免入狱的希望,虽然联邦检察官没有向他做出任何保证。

Wang 在作证时表示,Alameda 窃取客户资金所需的功能早在 2019 年就已被植入 FTX 的计算机系统中。此外,与其他客户相比,Alameda 在 FTX 获得了三项特权。Alameda 被允许使用比其账户中实际拥有的更多的资金进行交易。正如 Wang 此前作证的那样,Alameda 可以从 FTX 提取无限的资金。

其次还增加了 Alameda 的信贷额度至 653 亿美元。此功能后来被利用,提取了价值 80 亿美元的法币和加密货币,超出了该交易公司在其账户中持有的金额——与去年 11 月未能满足客户提款请求时 FTX 所面临的缺口大致相同。Wang 澄清说,额外的资金来自未明确选择借出资金的 FTX 客户。

相关阅读:《FTX 案首度庭审:相关证人出庭,SBF 成为众矢之的》

Gary Wang 在法院前,图源: Bloomberg

在审判案的第二周,Caroline 也贡献了不少证词:「SBF 尽管公开与 Alameda 保持距离,并声称自己没有管理该公司,但 SBF 指导她如何处理 Alameda 持有的 FTT 代币及其风险投资,以及其他重要的业务决策,指示 Alameda 尽可能多地借钱。这是他经常谈论的事情。SBF 曾说过他想购买更多(FTT)... 因为他不想让我们的任何贷款面临风险,将 FTT 代币放在资产负债表上可能会产生一些误导。」

相关阅读:《SBF 前女友出庭:受 SBF 指使犯罪,挪用 FTX 客户资金约 140 亿美元》

在证词中,Caroline 不免也提到了 Trabucco。美国助理检察官问 Caroline「在 Binance Binance Binance币安是全球最大加密资产交易平台,也是全球领先的区块链生态系统,旗下拥有一系列的产品,我们的使命是为整个加密资产生态系统提供基础设施服务。Binance Coin是由币安交易所发行的代币,简称BNB,是基于以太坊Ethereum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数字资产。BNB作为Binance生态系统和去中心化交易所燃料,已经应用到多个场景,如用BNB抵扣binance交易手续费,为币安智能链(BSC)中运行的数百款应用程序提供支持;还可以用BNB支付差旅、购买虚拟礼品等等。据估算,已有数百万枚BNB被用户用来支付差旅费、购买商品、借贷、奖励、创建智能合约和其他交易。 查看更多 说要回购的时候,被告是如何回复的?谁参与了这次讨论,在哪里?」「否则 Binance 会惹麻烦,」Caroline 这么说道:「当时在香港办事处,我、SBF 和 Trabucco 参加了讨论。Trabucco 当时还是 Alameda 的联合首席执行官。」

在 Caroline 之后的下一个证人,是否会是近一年没有任何发声的 Trabucco,许多人都在期待着。但几乎可以预见的是,Trabucco 证词一定也将指向 SBF,与 SBF 和 Gary Wang 的结局不同,在 FTX 破产前就离开得 Trabucco 被许多人认为最终将获自由身。

十三年前,三位参加高中精英数学营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年们,或许无论如何也无法料到他们将走向现在这样的结局。

有关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内容分享到这里,想要了解更多加密货币价格行情请关注蓑衣网。

在FTX破产前全身而退,神秘消失的前Alameda CEO或是关键人物? | 分享给朋友: